阿爾彼斯

太中 無題

我潛水潛的有點久,雖然很早就很想寫了
但想了很多種內容,原本是刀,後來改了,後面寫的有點樂。

我是灣家人,打的是繁字
看不習慣,說聲抱歉
角色可能會崩壞
文筆也可能寫的有點糟
抱歉
如果以上都沒問題,
就繼續看下去

中也躺在破碎的水泥地上,淡淡的環繞四周,明明剛進來的時候這裡可是很多高樓大廈的,沒想到現在成了廢墟,破碎的建築物上還掛著敵人的屍體,還真是可悲,不知道那討人厭的青花魚現在在幹嘛,或許之後接受到我的死訊,可能會開心死了吧!算了,這樣看他是要投水還是跟人家殉情,都不會有人阻止他了,他果然很討厭,討厭到我連死的最後一刻,都想他,或許我應該聽紅葉姐的帶芥川一起去,不過可不能增加那孩子的負擔,年紀輕輕卻體弱多病,真令人擔心,擔心嗎?反正人虎應該會照顧他,年輕就是好呢,不用顧慮那麼多,這可能不適用在我身上,畢竟對方是太宰治,根本就是禍害,若當初跟他說肯定被當作笑話,一定會故意惹我生氣,現在也是三不五時就會用來激怒我,簡直就是惡夢,而且還到處在別個女人那邊留我電話,該死的混蛋。

在偵探社

太宰治正窩在沙發裡,滑著手機,他望著剛出任務回來的中島敦。
「我好無聊哦~敦,你說為什麼中也都不回我簡訊。」
「太宰先生,你在不出去工作,國木田先生回來可是會生氣的。」
「欸~敦你這樣下去可是會變成第二代國木田喔~這樣不太好。」
「太宰先生才是,明明不喜歡中原先生,卻老是喜歡往中原先生那邊跑去。」
「敦,因為對方是那隻蛞蝓啊!」
敦輕輕的嘆一口氣,這時芥川推開偵探社的大門,臉色有點難看。
「老師,我有事需要委託你。」
「叫敦幫你就好啊~可以增加情趣。」
「太宰先生!!」
「紅葉姐希望拜託你,可以去看一下中也前輩出任務的地方,她現在走不開又聯絡不上中也前輩,所以有點擔心。」
「大姐,還是一樣那麼關心中也,看在大姐的分上,我只好去看看那隻蛞蝓。」
太宰治接下芥川傳來的地圖,儘管他的背影看起來非常悠哉的走出偵探社,但他的步伐慢慢開始加快起來。

太宰治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一聽到這消息,心跳不停的愈跳愈快,中也你可不要給我隨便就死掉欸,這樣可就少一個人跟我殉情了,我可是有把你算在裡面,你可要感到開心,所以給我等著啊,小矮子,我在想啊,如果我當初拉著你來,不,我想你絕對會把我揍一頓,然後又回去,畢竟你誰也放不下啊~所以我也早知道,你把我放在你心中有多重要,你可不要隨便給我死掉,就算你死,我也是會把你帶回來了,想當初每次我們一見面就打架,也沒想到會走上這一步,反正你也不知道,那時你可喝的真醉,我就只好背你回家,你那時可一邊嚷嚷著我去死,最後可是死死的昏睡過去,總算把你帶回家裡,看著你睡著的樣子,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心動,儘管你沒發現,那時候我可是把你下面的女搭檔騙來我著,直到你知道後,氣的跑來問我為什麼要把我搭檔搶走,當然是我希望你心中只能有我,其他人都不行,所以啊~中也,你看我可是這麼愛你的哦!

等到太宰治降落在中也出任務的地方附近,他從直升機上面看下去,就看見很多殘破的大樓,這應該是小矮子的傑作,真是亂來,沒我可是要怎麼辦呢。

中也靜靜的躺在水泥地上,透過水泥傳來一步步的腳步聲,該死敵人嗎?難道他們有找援兵,這樣不行我必須殺了他們。中也艱辛的撐起他已經殘破不堪身體,中途又咳出一口血,對方的步伐愈來愈快,就在中也又要倒下時,一雙溫暖的手抱住他。
「中也,你的白馬王子來哦,我來把你帶回家啊~」
「臭青花魚,誰叫你來了,我才不會那麼輕易死掉,一定比你這傢伙活的久。」
「看樣子,小矮子還很有活力,我就放心了。」
太宰治看著中也身上的傷,輕輕的嘆一口氣,接著把他抱起來,過程中,中也也不停亂動,太宰治輕輕的笑著。
「中也,我愛你。」
「真巧,我也是。」

在那之後,港口黑手黨的幹部大樓

就常常見到太宰治的身影在中原中也的辦公室裡。
也因此中原中也使用污濁的次數也增加,也常常聽見中原中也的聲音,仿佛整棟大樓也一起震動著,新進人員表示每一次他們都怕死在大樓塌下,舊人員表示他們也怕啊!但五大幹部都沒出聲,他們怎麼敢說,而且被壓死還不算什麼,被閃瞎至死才恐怖,就有人員曾經看見武裝偵探的太宰治從中原幹部的住處出來,看到著一刻,表示真是瞎了我的眼,隔天像是換個人格一樣不停工作。

至於武裝偵探社

國木田表示最近太宰治的效率變得更快,早知如此就讓他們早一點在一起。
中島敦笑著認同,他也承認太宰先生現在不會任務做到一半,就算做到一半也會被中原先生扔回來。
谷崎潤一郎也說,橫濱的女性也同時被解救出來了

以此武裝偵探所有人員表示這都要謝謝中原先生,解決這個麻煩人物

後記
感謝你們看到這裡,中間寫的有點草率,我會繼續努力的

找文章

不好意思

我想找兩篇兼堀

其中一篇 我只記得國廣在死前想起隔壁小姐說銀蓮花的事然後和全守回來的時候國廣就死了

另外一篇

是和全守一開始不愛國廣然後跟大虎再一起但大虎不愛他他私下愛的是長蜂然後和全守受不了 最後國廣幫他殺了他們還怎麼 最後好像有再一起

我翻了lofter 似乎沒有

如果有人知道這兩篇文 可以告訴我哪裡還可以看嗎 謝謝

卡帶 夢

架空

文筆不好請見諒

角色性格若不是很像 在此先說聲對不起

劇情可能會與原作不同 對不起

可能是篇玻璃碎片文

ps本人沒有看完整部火影 所以有哪些錯誤請見諒

卡卡西本身是一個很少做夢的人,只是後來他的夢都是沉重的白色,他也嘗試過要把夢境的顏色換掉,只可惜他做不到,每當要漆上別種顏色,他的內心彷彿會被挖空一般的疼痛,所以後來他就放棄。

他也忘記從哪時候開始他的夢都只剩白色,他記得孩提的夢都是灰色是在父親離去之後,直到進了水門班遇到宇智波帶土,他的夢的顏色才逐漸有變換,有時是橘色就跟他常常帶擋風鏡是一樣的,有時是黑色就跟他雙眼一樣漂亮,令人沉淪下去,有時是藍色就跟他的衣服同樣的深沉,有時他也會出現在夢裡一邊喊著笨卡卡一邊露出快要哭的表情自己都會想抱緊他,也有時候他會笑得很開心跑過來說臭卡卡西你在幹嘛這時候他都會捏他的臉,惹他生氣,卡卡西曾一次次地認為這樣微小的幸福可以永遠的持續下去。

直到神無毘橋之戰他死在岩石下並把右眼贈送給自己,卡卡西在父親過世之後第一次感到一種無力感,他多麼希望只要一次就一次帶土可以活著,自己還想見到他,從那天卡卡西的夢只剩紅色,猶如鮮血般的紅色在夢裡緊緊抓著自己,然而到了四戰時他多麼希望鳴人所打破面具下的人不是他,但事與願違。

他活生生地出現在眼前,像是一種宣判,宣判著你必須殺了他,你想逃跑想逃得遠遠但身體卻提做出一步動作,讓你衝向他,被他拉進神威中決一死戰,你明明知道你一點也不想打,但你停不下來,直到最後一刻你用雷切殺了他,在他倒下去的那一刻,你緊緊抱著他,他笑著就好像回到十幾前他對你笑一樣純潔,他伸出手,你握住它,將它靠在臉邊,淚水怎麼流都止不住,直到帶土輕輕咳出了一些血,用微弱的口氣說:「贗品,你果然是笨蛋.....」

你的淚水停了下來,你所握住的手彷彿向人偶一般不動也不動,你的恐懼慢慢爬了上來,你開始在大喊他的名字,你知道還有很多話要跟他說,甚至連你愛他都沒法說,你知道你和他所待的空間正逐漸崩壞正與原本的世界連上,你和他相處的時間也愈來愈短,當你和他的遺體一起回來,你帶起你的面罩將情緒隱藏在下面又恢復原本的樣子,大家看你安全的樣子便鬆了一口氣,你一步步離開他又再一次次回頭看著他,想將他的外貌刻在腦海中,從那天起你的夢只剩下白色,是專屬與他的顏色。

END

後記

其實我想要寫一個開心的結局啊,但寫完就變成這樣,如果真的寫得很糟,請不要罵我,我的心靈承擔不起,不過有錯字的話,可以說一聲,那謝謝你看到這裡

标题什么的,等我想到吧
总之会有错字,所以请见谅
文笔可能有点烂,所以请见谅
本篇是用手机打的,所以上下引号是用[ ]表示
现代paro
医生鹤丸国永x病人一期一振
可能有崩坏,我先道歉,对不起

鹤丸第一次在医院看到一期是在秋天的时候,那时他正和一群医院的小朋友玩耍着,当他抬头看时,便看到一期站在一棵银莕树下,叶子随风飞去,那样的景色是用言语无法说清的美,一期似乎察觉有人在看他,便朝着对方一笑,这一笑便是鹤丸坠入爱河的那一刻。

[唉...唉...唉...]這是鶴丸今天第三次嘆氣,看不下去的加州清光忍不住拍桌。
[你不要在像一個青春期的小女生一樣,扭扭捏捏,看了都要煩死了,喜歡就去告白啊!]
[誰不知道要去告白啊!那可是我人生第一次那麼喜歡對方啊!總覺得面對他,我以往的招數全都沒用,而且我又不是他的主治醫生也不知道醫生是誰,怎麼去接近他啊。]
[他的主治醫生是?我查查,嗯?笑面青江,他不就跟你同一系,你跟他換就好了啊!]
[這樣啊!我立馬去跟他換,謝謝你啊!加州,等我跟一期湊成一對,我就送你,你一直想要的那組保養品。]說完,鶴丸就衝出辦公室,心裡想著我的愛等等我啊!鶴丸飛奔到青江的門診,正好遇到要去尋門診的他。
[哈哈...青江我要跟你換病人,就是最近才進來的一期一振。]
[你說他啊!奇怪了,下個禮拜一整週我都要值班呢!都沒辦法好好去休息,唉!]
[我...我跟你換,求你了。]
[成交。],兩人都懷著不同計謀,青江想著這樣的話,下禮拜就可以好好放鬆去找石切丸,鶴丸心中開心的雀躍著,這樣理我跟一期的距離又進一步了,哈哈。
[不過你要稍微注意一下一期,他的症狀比較不一樣,他最近住院的原因,是因為自殺,他雖然看起來很正常但似乎他內心非常的不安,所以你要多注意一點,好了,到了就是這間。]青江輕輕敲了門,隨後聽到對方的回應,便走進來,一期抬起頭看著青江,微微一笑。
[青江醫生,怎麼了嗎?]
[從明天起,你的主治醫生會換成我旁邊這位,鶴丸國永。]
[請多指教囉!一期]
[雖然他看起來不可靠,不過你還是可以相信他的技術。]
[那麼多嘴,幹嘛!]
[就不打擾你們了,我要先去尋下一房。]
[趕快去,趕快去,不留不送。]鶴丸看著青江離開後,聽見一期的笑聲,鶴丸看向他。
[哈哈,抱歉我笑太大聲了。]
鶴丸搖頭答道[不會阿!你笑起來比較可愛,常常笑比較好,比起剛剛那樣子一直繃著臉,笑容比較適合你。]
[呃...謝謝。]一期立刻繃起臉看著手上的書,但是他的耳根發紅還是出賣了自己,而且還被鶴丸目睹的一清二楚,鶴丸暗自覺得真的超可愛了,但是為什麼會要自殺呢?他拿起手邊的椅子坐在旁邊,翻著病歷,嗯?火災,是那時候被火燒的名門望族,那件事還真的鬧的挺大的,聽說弟弟們大多救出,但父母葬身於火場,長子那時在外面工作,沒有回去。

tbc

後計
天啊!我原本只想寫的短篇而已,怎麼會這樣呢?好吧!我預計兩篇或三篇就結束了。
在此說明一下,鶴丸是心理醫生喔!一期是個常常自殺的人


無題

本人在這第一次寫文,超緊張,很難保證角色沒有崩
若是崩了,先說對不起了,本篇虐加拿大

第一人稱-獨白

明明我們是兄弟,為什麼大家眼裡只有你要
明明我們是兄弟,我們卻一點都不像
你總是站在舞台中央,受眾人喝采
我卻在你身後獨自一人,接受黑暗侵蝕
可是每當我想逃離你身邊時
你卻總是抓緊我的手
但是你身邊並沒有留位子給我

明明我們長得如此想像,可是我卻沒有你十分之一的勇氣
明明我們長得如此相像,可是我已經沒有力氣靠近你了
無論你身邊是誰,那個人卻都不是我
我已經不想玩什麼兄弟遊戲
也不想看到你跟他在一起
可是你的世界只有他,從來沒有我
無論我在怎麼追趕,總是碰不到你
我累了,我的心好累,阿爾
只要你開心就夠了,阿爾

下午3:00-速食店
「馬修,你覺得hero 要送什麼給亞瑟好呢?hero是打算買一打潤滑劑,你覺得呢?」
「我想你送什麼給亞瑟先生,他一定會很開心的」
「真的嗎?也是啦!hero品味那麼讚,哈哈,你說是吧!馬修?」,馬修緊緊的抱住總是叫錯他的名字的北極熊,頭低低的不讓對方看清他的表情,他深吸一口氣。
「吶,阿爾,謝謝你,我想我這樣就夠了,阿爾你要加油喔!」語畢,馬修站起來衝出去,留下一臉錯愕的表情的阿爾。
是啊…打從心底我就知道你永遠不會喜歡上我,可是我還是要謝謝你,給了我這份感情,吶,阿爾要幸福喔!可是我的心真的好痛哦…
「喂!馬修,真是奇怪了」

後記
真的好緊張喔,我第一次寫這cp,其實在我眼裡,馬修就是這樣的人,不停對阿爾付出,不停的被傷害,總而言之,我的文筆很差,先說聲抱歉了